公司上市案例

山東銀光海外上市資產轉移引公眾質疑

2012-10-09 10:03:33  來源:百靈網  點擊:  [手機閱讀]

山東銀光海外上市引公眾質疑

原文標題:山東銀光海外上市引公眾質疑 官商勾結掏空資產 

 ◆導報記者 蔣昊 石憲亮

  費縣 濟南報道

  在臨沂費縣,“銀光化工”家喻戶曉,“中國杰化” 卻鮮有人知。其實,這兩家企業淵源頗深,聯系甚密,它們的實際控制人都是費縣縣長助理、山東銀光化工集團董事長孫伯文。中國杰化核心資產則是全資子公司“銀光科技”。

  從國有資產私有化改制,到在海外注冊空殼公司,再到轉移公眾公司——山東銀光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銀光化工)優質民爆業務在新加坡上市,短短7年,孫伯文就完成了由一個國有企業老總到億萬富豪的轉身。

  今年以來,經濟導報記者陸續接到煙臺、淄博、濟南、德州等讀者的來電 ,反映銀光科技海外上市涉嫌掏空公眾公司(銀光化工)資產,其行為已對內部職工股股東的權益造成了侵害。

  6月15日至7月1日,導報記者對投資者反映的問題進行了詳細調查 ,以期揭開銀光科技海外上市的路徑 ,以及孫伯文家族財富大幅增長的過程。

  海外上市引爆公眾質疑

  新加坡交易所公開資料顯示,2006年4月17日,銀光科技以中國杰化全資子公司的名義上市,而中國杰化是一家注冊地在新加坡某商業大廈的殼公司。中國杰化2006年以0.32新元/股公開發行5900萬股。中國杰化注冊于2004年10月12日,實際控制人是孫伯文。由于公司是新加坡交易所上市的第一家民爆器材企業 ,受到了投資者的廣泛關注。開盤當日,銀光科技股票收盤價即在發行價基礎上翻番。

  銀光科技的上市給孫伯文家族帶來巨大財富 ,但帶給銀光化工內部職工股股東的卻是國內上市希望的完全破滅。

  “孫伯文把原來銀光化工資產轉移到新注冊的一個公司,再拿這個公司到新加坡去 上市,我們股東都被蒙在鼓里,毫不知情,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只好以各種形式抗議。” 煙臺股東常女士氣憤地說:“這種見不得人的事情,如果召開股東大會討論的話,肯定是通不過的。”股東們反映,這個新注冊的公司就是中國杰化的全資子公司——“山東銀光科技”。

  在接受導報記者采訪時,銀光化工董秘楊興東表示股東的質疑沒有依據,他說:“我們的所作所為都是合理合法的,當時也是通過了股東大會和董事會的,這些都有依據和法律意見書。”當導報記者要求看一下這些“依據”時,楊以“不方便”為由一口回絕。

  導報記者在費縣銀光化工總部看到,公司大門口掛有“銀光化工”和“銀光集團”的牌子,但見不到“銀光科技”的蹤影。當地老百姓從沒聽說過“銀光科技”,更不用提它同銀光化工、銀光集團之間的關系了。

  銀光是如何私有化的?

  至于當時是如何改制的,孫伯文等高管又是以多少錢買走了費縣這家大型國有企業的,費縣國資部門以“領導不在,不清楚”為由拒絕了導報記者的采訪要求。

  但導報記者查詢的資料基本上能夠說明,孫伯文是如何進行MBO改制,以及如何一步步私有化的。

  關于銀光集團及銀光化工的由來,費縣政府2004年5月出具的一份《股權變更說明》進行了詳細的介紹。

  1993年3月,經費縣國有資產管理局批準,縣屬國有企業費縣化工廠以經營性凈資產502.46萬元出資,采取定向募集方式設立山東費縣五金建材股份有限公司(后更名為銀光化工股份有限公司)。銀光化工股份構成有銀光集團國有股(當時的費縣化工廠)和內部職工股,總股本為1358萬股,其中國家股 502.46 萬股,占總股本的37%,內部職工股855.54萬股,占總股本63%。后經增資擴股,股本逐漸擴大。

  1997年1月,經費縣國有資產管理局批復,縣屬國有企業費縣化工廠改制為國有控股的費縣銀光化工有限公司后,將原由費縣國有資產管理局持有的山東銀光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系由原山東費縣五金建材股份有限公司更名而來)的國家股914.4772萬股轉為國有法人股 ,由費縣銀光化工有限公司持有。之后,費縣銀光化工有限公司變更為山東銀光化工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銀光集團”)。2003年9月,根據費縣深化國有集體企業改制辦公室文件,銀光集團整體改制為民營企業,公司董事長孫伯文成為實際控制人。費縣工商局的登記信息顯示,改制后的銀光集團2004年4月21日成立,法人代表為王守泰,注冊資金527萬元。孫伯文以286萬元非貨幣出資,占銀光集團股權的54.3%;法人代表王守泰以非貨幣出資10.54萬元,占總股本的2%。銀光集團幾十名股東絕大部分是原來的高管。與此同時 ,銀光集團持有的銀光化工國有法人股變更為法人股。2004年5月,改制后的銀光集團又將持有的銀光化工2460.5452萬股法人股轉讓給山東銀升投資有限公司。當時二者簽署的協議顯示,截至2003年12月31日,銀光化工每股凈資產為1.72元,經協商以每股1.38元轉讓給山東銀升投資有限公司,轉讓價總計3395.5523萬元。新交所的資料表明,山東銀升投資有限公司的實際控股人是孫伯文的兒子孫強,持有54.3%的股份。孫伯文也在該公司擔任高管。銀光集團私有化后,業績出現迅猛增長。2008年,該集團累計實現工業總產值8.55億元,銷售收入10.56億元,創利稅2.08億元,總資產接近10億元,各項經濟指標均保持30%以上的增速。“民爆”業務乾坤大挪移山東省工商局的資料表明,自2007年8月29日后,銀光化工主營業務里已經沒有導爆索、雷管等民爆業務,公司變更后的業務范圍是“常用有色金屬壓延加工,有色金屬合金、塑料制品的加工,棉及化纖制品制造、銷售”。而山東銀光科技公司的網站顯示,銀光科技是新加坡外商獨資企業。該公司的業務范圍與銀光化工原來的業務范圍一致。銀光化工為什么會把門檻很高的“民爆”業務轉讓給銀光科技?是否經過股東大會批準?楊興東對此的解釋是,“2005年底,銀光化工的主營業務民爆產品的盈利能力突然大大下降。當時主要是銀行欠債較多,整體負債率達到80%。集團迫不得已才將民爆業務轉給銀光科技。”楊興東聲稱,民爆業務轉移是經過銀光化工股東大會通過的。但導報記者詢問了多名內職股股東,他們均否認公司就此召開過股東大會。“公司2004年度召開了一次2003年度股東大會,此后再也沒有召開股東大會。”煙臺常女士說。那“民爆”業務的盈利情況到底如何?導報記者翻閱同樣經 營該 業務的 上市 公司南嶺民爆(002096)歷年報表發現,該公司2003年、2004年、2005年每股收益分別為0.30元、0.36元、0.45元。也就是說,2005年民爆業務利潤十分可觀。而根據銀光科技的宣傳材 料,銀光品牌的民爆產品國內市場占用率高達80%。曾有股東問銀光化工,“公司不生產民爆產品了,原來的廠房、設備是怎么處理的?”公司的回復是:“統統租給銀光科技公司了。”德州王先生告訴導報記者,自從銀光科技在新加坡上市后,銀光化工被嚴重邊緣化。雖然銀光化工沒有公布年報,但自從失去民爆業務后,銀光化工連年虧損。據公司內部透露,2008年該公司將再次虧損。王先生說:“據說銀光集團內部職工可以把股份賣給廠里。既然上市無望,我們社會上的股東也希望孫伯文能按合理價格回購我們的股份。”

(注:本網在此轉引公開發表的資料,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原文的觀點,本網也不對原文的內容負責。)

香港查名
聯系我們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新浪爱彩